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热门资讯

程拖欠农民工工资 劳动监察局局长:我也不知道

2018-02-07 13:21:11

导 读:马上就是春节了,这个时候,最焦急的,也是最让人惦念的,就是那些忙了一年,却一直没有拿到工钱,没法高高兴兴回家过年的农民工了。欠薪问题最集中的还是在建筑工程领域,开发商、总承建方、分包商、施工队,再到农民工,链条长、环节多、关系复杂,农民工想把工资拿到手,不容易。针对这个情况,国家和地方政府早就出台制度,要求企业在项目开工前,缴纳工资保障金,为被欠薪的农民工织一张保底的网。但这张防护网,织起来却不容易。

事件经过

在黑龙江杜尔伯特他拉哈镇一处工地的工棚里,记者见到了正在讨薪的农民工和工程承包商。

今年62岁的孙思东家住在黑龙江北部,2016年他来到他拉哈镇,在“阳光铭苑”工地打工,当年没结工资。第二年工程承包商承诺,再干一年一起结账,孙思东只好又来到了这,然而到了年底,总共24000元工资还是一分钱没拿到。这段时间,老孙从两百多公里外的老家往他拉哈镇跑了五六趟,连路费都是借的,为了省钱,吃住都是挤在临时的工棚内,天天这样苦苦等待。说起这段讨薪的经历,老孙不由得落了泪。

和老孙一起打工的将近100人,分别来自黑龙江和四川,在这里打工两年,基本上都没有拿到工资。这些农民工参与建设的工程实际是有两栋高层楼房,靠近主干道的这栋已经完工,有人家已经入住,楼下还张贴着出售、转让的广告,看起来并没有烂尾等问题,怎么农民工的工资还是拿不到呢?沈凤双是这项工程的承包商,也就是带着这些农民工干活的人,他对拖欠工资的事并不否认。

沈凤双说,这处楼盘由当地一家企业开发,由江苏泓建集团黑龙江分公司总承包。2015年底,他与总承包方签订合同,随后开始施工,到了2016年11月份,欠农民工工资就将近200多万元。几经交涉,对方要求继续施工,并承诺楼盘封顶后工资全部结清。2017年,近百名农民工又干了大半年,楼盘终于封顶,然而工资仍未兑现。

按照黑龙江省农民工工资保障规定:用工单位应当以货币形式按月足额支付农民工工资,据沈凤双介绍,在实际操作中,由于开发商通常都是依靠销售房屋支付工程款,根本做不到按月发放工资,连日常的生活费都是由工程承包人员垫付。现在还拖欠人工费超过200万元。记者找到了这项工程总承包方的法人代表、江苏泓建黑龙江分公司的负责人康仁,他承认,欠钱的事确实存在。康仁说,农民工的工资确实是从2016年就拖到现在,但根源在于开发商没支付工程款,自己也就无力支付农民工们的工资。

农民工们说,开发公司老板名叫王维鑫,但现在很少露面。楼房一直在销售,开发公司管理人员平时就在售楼处办公,开发公司项目经理马华柏告诉记者,开发公司不欠总承包方的钱。

承包方说欠钱,开发商方说不欠,无论谁是谁非,农民工都难以拿到自己的工钱,讨薪就此陷入了死胡同。农民工们说,这段时间,他们也想跳出这死胡同,但却遇到了新的难题:甲方并没有缴纳农民工工资保障金。

2004年国家劳动和建设部门联合发布的《建设领域农民工工资支付管理暂行办法》提出:企业应按有关规定缴纳工资保障金,存入当地政府指定的专户,用于垫付拖欠的农民工工资。黑龙江省也明确规定:建设单位在领取施工许可证前,应当按照工程合同价款百分之三交纳工资保障金。在工程建设期间及工程竣工后六十日内,有拖欠农民工工资行为的,由劳动和社会保障行政部门启动工资保障金,及时发放拖欠的农民工工资。按说有了工资保障金,农民工们被拖欠的工资应该不难解决,然而当地劳动部门执法负责人明确告诉农民工们,这个项目的开发方压根就没交保障金。

原来,这个工程开工时,手续不全,项目开工后,才陆续办下审批手续。开发公司项目经理马华柏承认,项目是2016年年初动工,一年后才通过审批。按理说,即便是后补审批手续,也该缴纳保障金后,才能通过审批,而当地劳动监察执法负责人说,直到现在,这项工程的保障金还是一分没交。

没缴纳保障金,又是怎么通过工程项目审批的呢?记者跟随农民们来到了当地建设部门。杜尔伯特蒙古族自治县建设局质量监督站负责人刘新伟承认,确实是施工后补办的审批手续,也确实听说过保障金没有缴纳。

按劳动部门所说,缴纳保障金是工程审批的前置条件,可在当地建设部门这里,却变成了可以探讨的事。黑龙江省明确规定:建设行政部门对未足额交纳工资保障金的建设单位违法发放施工许可证的,责令限期收回违法发放的施工许可证,并追究相关人员责任。阳光铭苑项目座落在他拉哈镇政府对面,是当地最为显眼的项目,站在镇政府门口就能看到施工现场。到现在为止,这项工程保障金没有交,工程却未受任何影响,补办的审批手续挂在售楼处的明显位置,房子还在继续销售继续建设。

奔波了几天后,农民工们找到了杜尔伯特蒙古族自治县副县长李洪杰。这位负责人告诉农民工们,当地针对阳光铭苑项目欠薪的事,已经成立工作组,正在调查推进当中。

农民工们也知道,走法律诉讼程序也是一条可行之路,但是马上就要过年,走法律程序,周期比较长,他们还是希望政府部门出面,帮助尽快解决,一家人能高高兴兴过个年。

像他拉哈镇这样,在农民工讨薪的过程中暴露出来的保障金问题,在其他地方也存在。在黑龙江省海伦市一家购物广场楼下,正在讨薪的农民工和工程承包商冒着零下近30度的严寒徘徊着。

农民工苑英奎的家,房顶和墙皮都已开裂,房子实际上已经是危房,但没钱修缮只能这么凑合居住。苑英奎很无奈:“还差我4万多块钱,一共给了我2万,剩下的再去要,就没有了。”

苑英奎他们打工的地方就是眼前这家购物广场,开发和施工都是黑龙江万格公司。2013年开始,苑英奎他们在这干了近两年的活,结账时只拿到了部分工资,农民工们多次去找万格公司,对方却强调说工资已经结清。而带领农民工们干活的工程承包商说,施工当中开发公司调整了图纸,施工量大幅增加,开发公司虽然支付了部分款项,但账始终没有结清,已经到手的钱主要都被用于购买材料赶工期,工人们的工资就拖欠了下来,现在工资拖欠金额在四五百万元。

项目本应收取的工资保障金却被免收

又是一方说付清了,一方说没付清,甲乙双方的相互扯皮让农民工的工资没了着落。在这种情况下,按说,启动保障金就能解决农民工工资问题,不过在讨薪过程中,农民工们拿到了一份内部材料,上面显示,项目本应按工程造价3%收取的工资保障金却被免收,这份材料当时市里是认可的。那这个项目的保障金到底交没交呢?海伦市劳动监察局局长宋金来说:“(保障金)和(讨薪)这事没关系,这事我也不知道。”

国家要求设立保障金制度,目的就是为了保障农民工能够及时拿上被拖欠的工资,为什么这样一项重要的制度,在个别职能部门的干部眼中会变成与农民工讨薪毫无关系呢?农民工们最终也没有得到答案。

这些天,农民工们辛苦了两年建起来的购物广场里人来人往,已经是一片年节气氛,但对讨薪的农民工们来说,这喜庆似乎和他们隔得很远。在他拉哈镇,农民工孙思东他们,也还在继续为讨薪奔波着。

客观地说,由于保障金问题而导致讨薪难,并不仅仅发生在我们记者所采访的地方。公开报道显示,在一些省份,拖延或干脆不交保障金的情况时有发生。保障金就是农民工们的保护网,这张网如何筑牢?就在两个多月以前,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联合多部委下发了《关于进一步完善工程建设领域农民工工资保证金制度的意见》,保障金统一调整为保证金,在建筑、交通、水利等工程建设领域全面铺开,进一步理顺监管职能,明确责任分工,加强协调配合。好制度还要好的执行,关键在落实。我们期望,存在类似问题的地方,积极行动起来,协助农民工兄弟拿到本应属于他们的那一份工资,让他们高高兴兴回家过年。


      下一篇:救援队长猥亵杀人,花90万买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