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热门资讯

救援队长猥亵杀人,花90万买命

2018-02-02 16:33:18

2016年1月15日凌晨,彬县姐妹两人在回西安市甘家寨租住的房屋时,遇到酒后的聂李强,聂李强对俩姐妹强奸不成,最终用榔头导致俩姐妹一死一伤,姐姐16周岁,妹妹年仅14周岁。。

【案件回顾】

2016年1月15日凌晨,陕西应急救援总队特勤支队队长聂李强发现俩女孩乘坐出租车回家,见二人均为年轻女子,遂起性侵之念。持榔头连续猛击俩女孩头部,致二人受伤倒地。其中一女子倒地挣扎中,聂李强拽掉其裤子,对其进行猥亵。随后,聂李强逃离现场。

事发后,俩女孩被送往医院进行抢救,俩女孩是一对姐妹,姐姐16周岁,妹妹仅14周岁。

1月25日,姐姐抢救无效死亡,妹妹一度昏迷不醒。经法医鉴定,姐姐头部遭受钝性外力作用,致重型开放性颅脑损伤死亡,妹妹损伤程度属重伤二级,伤残程度属八级。

一审判处聂李强死刑

在西安市中级法院审理中法院认为聂李强的投案自首不足以轻判,而且对于受害人的赔偿没有到位(最初只答应赔偿40、50万元),加之聂李强释放5年内有过强奸罪的前科,构成累犯,所以最后判处聂李强死刑。随后聂李强提起上诉。

高额的医疗费

案发后,两个受害人当时在医院抢救治疗,产生了高额的医疗费。虽然医院当时以治病救人为先,缓缴了一部分,但此后西安高新医院通过诉讼的方式起诉了受害人父母,索要了拖欠的费用。家属称因拖欠医药费,妹妹一度被停药。

当受害人家属一分钱没有得到赔偿的情况下,仍然承担了高额的医疗费,一个孩子的丧葬费,一个孩子的后续治疗费。作为农民家庭,夫妻俩面对变故,只能靠举债、打工来承担。

1、司法救助机构

在案件发生后,当地司法救助机构和受害人家属主动联系,表示可以给几万元的救助,但必须写一些“不能上访”承诺,当时案件尚无结果,还没有审理判决,当事人无法写出承诺。

2、社会捐助

发动过几次社会捐助活动,但最终所得捐款杯水车薪,不能解决根本问题。

终审判决聂李强死缓

在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对于该案中民事部分进行了“背对背”调解,最终聂李强家属答应赔偿受害者家属90万元(这些钱主要是聂李强的父母筹措的),而且赔偿款已经交到法院。

2018年1月20日,陕西省高级法院做出终审判决,聂李强犯故意杀人罪被判处死缓。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常见犯罪量刑的指导意见》的规定:积极赔偿但未取得被害人谅解减少30%以下;积极赔偿并取得被害人谅解减少40%以下;没有赔偿但取得被害人谅解减少20%以下。

在本案中,聂李强积极赔偿被害人,虽然没有取得被害人的谅解,但仍然可以减少量刑最多30%,因此,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将死刑立即执行改为死刑缓期执行是由法律依据的。

无奈之举,同时有其合理性。

如果有赔偿和无赔偿一律死刑,那么结果就是罪犯死了。

吃瓜群众得到了正义。

死者家属得到了安慰。

但是死者家属没有得到任何经济补偿,他们的生活怎么办。所以犯罪分子进行巨额赔偿然后一定减刑,这是为了死者家属的未来考虑司法做出的无奈让步。

但是这种行为,换句话说就是“以钱买命。法律版赎罪券”从司法公正的角度,对于司法的未来是有负面影响的。但是又没办法,我国目前没有针对刑事案件受害人的国家赔偿金制度。许多受害者家属得到了正义,但是他们还需要生活,生活就需要钱。为了他们获得一定经济弥补,我们不得不向罪犯做出让步。

我们赞成对这种恶性罪犯执行死刑,但是我们也觉得对于死者家属必须得到除了心理安慰之外的补偿和救济。

网友评论回复

1.为什么判死刑就不用赔偿了?

拿这个案子单独谈:假如是附带民事赔偿,这个罪犯很有可能拿不出来。我国法律并没有家人连带赔偿的规定。这个罪犯家人出于保命而非法律强制要求自行筹钱赔了九十万。

2.受害者家属出谅解书,判任何刑罚都会低一些的。受害者家属为什么出谅解书?那就是赔偿到位了啊

看了新闻详细,这九十万赔偿主要会用来治疗那个残疾受害者作为医药费。确实很无奈啊。不差钱的话没人不希望凶手死。但是现实确实会让人无奈低头。

3.这个案子纠结就在于被告本身是没有钱的。刑事附带民事,想强制执行他都没得执行。只能和其家属做司法交换。想来想去,竟然毫无办法。

我们都希望罪犯被严惩,好人得到足够的保障。但是现实往往是残酷复杂的。有时候只能任选其一甚至退而求其次。比如美国那个章姓女孩被害案。找不到尸体和证据没法定罪,但是又不想让这个罪犯继续害人,所以司法交易判个轻罪就成了一条无可奈何的方式。

对看客而言,死刑即是正义。对当事人而言,只有钱才能让家人活下去。


上一篇:程拖欠农民工工资 劳动监察局局长:我也不知道      下一篇:员工利用业余时间兼职是否违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