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裁判文书 > 裁判文书详情

【标题】宋江伟、谭立辉盗窃二审刑事判决书

【案由】刑事

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刑 事 判 决 书
(2016)津02刑终613号
原公诉机关天津市津南区人民检察院。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宋江伟,曾用名:宋小伟,绰号:饺子,男,1981年12月30日出生于河南省,汉族,小学文化,农民,户籍地河南省社旗县,住天津市津南区。2000年因犯盗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千元。因本案于2015年10月21日被刑事拘留,同年11月20日被依法逮捕。现羁押于天津市津南区看守所。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谭立辉,男,1967年8月15日出生于黑龙江省,汉族,初中文化,农民,住黑龙江省兰西县。因本案于2015年10月29日被刑事拘留,同年11月20日被依法逮捕。现羁押于天津市津南区看守所。
辩护人闫晓菲,天津得安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被告人张绍岐,绰号:五哥,男,1966年1月2日出生于天津市,汉族,初中文化,农民,住天津市津南区。因本案于2015年10月21日被刑事拘留,同年11月20日被依法逮捕。现羁押于天津市津南区看守所。
原审被告人周厚泉,男,1986年9月21日出生于天津市,汉族,大专文化,因塔思(天津)电子有限公司营业担当,住天津市津南区。因本案于2015年10月21日被刑事拘留,同年11月20日被依法逮捕,2015年12月31日被取保候审。
原审被告人雷宝柱(绰号:柱子),男,1994年8月25日出生于黑龙江省,汉族,小学文化,因塔思(天津)电子有限公司保安,户籍地黑龙江省讷河市,住天津市津南区。因本案于2015年10月16日被刑事拘留,同年11月20日被依法逮捕。2016年12月15日因刑满被释放。
天津市津南区人民法院审理天津市津南区人民检察院指控原审被告人张绍岐、宋江伟、周厚泉、雷宝柱犯盗窃罪,原审被告人谭立辉犯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一案,于二〇一六年九月十九日作出(2016)津0112刑初213号刑事判决。原审被告人宋江伟、谭立辉不服,提出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经过阅卷,讯问上诉人,听取了天津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和辩护人的意见,认为事实清楚,决定不开庭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判决认定,2015年8月初,被告人张绍岐、陈某(另案处理)等人预谋前往天津市津南区北闸口镇正营开发区因塔思公司实施盗窃,后以承诺事后分赃先后买通该公司营业担当被告人周厚泉、大门保安被告人雷宝柱,并约定由被告人周厚泉负责指明电子产品的存放地点,由被告人雷宝柱负责车辆的进入及放行。2015年8月10日11时30分许,被告人张绍岐、陈某等人驾车进入由被告人雷宝柱看管的因塔思公司大门,并来到由被告人周厚泉指明的电子产品存货平台,将放置于此处的20余箱共计3975个“三星J100”型手机后桥配件(价值人民币28971元)窃走,并由被告人雷宝柱放行而逃离现场。后被告人张绍岐将所窃得赃物通过“德邦物流”邮递方式销卖给在广东省深圳市的明知是违法所得仍予以收购的被告人谭立辉,所得赃款人民币27650元俵分挥霍。被告人谭立辉在收货后认为货品存在质量问题,在欲压价收购遭拒后将该批赃物寄回,后由被告人张绍岐丢弃。
2015年10月5日22时许,被告人张绍岐、宋江伟、陈某等人预谋实施盗窃后,来到天津市津南区北闸口镇正营开发区昌某公司侧面路边,翻越围栏进入厂内,将仓库里放置的10余箱“三星J100”型手机电池壳配件窃走。后被告人张绍岐以上述同样方式将所窃得赃物邮寄销卖给被告人谭立辉,所得赃款人民币9330元俵分挥霍。
2015年10月10日22时许,被告人张绍岐、宋江伟、陈某等人再次翻越围栏进入昌某公司,将10余箱“三星J100”型手机电池壳配件窃走。后被告人张绍岐以上述同样方式将所窃得赃物邮递销卖给被告人谭立辉,所得赃款人民币11140元俵分挥霍。经鉴定,上述二次所窃14800个“三星J100”型手机电池壳配件价值共计人民币55944元。
综上,被告人张绍岐盗窃作案三起,涉案金额共计人民币84915元;被告人宋江伟盗窃作案二起,涉案金额共计人民币55944元;被告人雷宝柱、周厚泉分别盗窃作案一起,涉案金额均为人民币28971元;被告人谭立辉掩饰、隐瞒犯罪所得三起,涉案金额共计人民币84915元。
案发后,经被害单位报警,公安机关分别将五名被告人抓获归案。
另经审理查明,案发后,被告人张绍岐的家属赔偿天津鼎元电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鼎元公司)人民币50000元,该公司对被告人张绍岐表示谅解;后被告人张绍岐的家属对昌某公司进行赔礼道歉并给予经济赔偿,该公司对被告人张绍岐表示谅解;被告人周厚泉赔偿鼎元公司人民币55000元,该公司对被告人周厚泉表示谅解。
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如下:
1、案件来源、抓获经过,证实本案系被害人报警,后公安机关将五名被告人抓获的情况。
2、身份证明,证实五名被告人的出生日期及住址等情况。
3、辨认笔录,证实被告人张绍岐通过照片辨认出被告人谭立辉系收购其手机壳的男子,犯罪嫌疑人陈某系与其一起实施盗窃的“小雨”,同时辨认天津市津南区北闸口镇正营村六区一处空地为其丢弃手机壳的地点;被告人宋江伟通过照片辨认出犯罪嫌疑人陈某系与其一起实施盗窃的“小雨”;被告人雷宝柱通过照片辨认出被告人张绍岐系在因塔思公司实施盗窃的“五哥”。
4、被害人赵某的陈述,证实其是鼎元公司法定代表人,2015年8月我公司向北闸口镇正营开发区因塔思公司供应了几批J100型号等手机壳成品,后因塔思公司检验出部分批次中有不合格产品,要求我公司将整个批次拉回,确保100%合格再送回。8月10日9时许,我公司职员与因塔思公司交接后没有立即将该批产品拉回。当日下午,我公司职员发现该批产品丢失。通过调取监控,我们发现8月10日11时许三名男子驾驶一辆面包车进入因塔思公司,将该批产品拉走。我公司丢失了6000多个手机壳,主要是J100,其中带后桥的J100(REAR)大约4000个,总计价值约10万元,有单据证明。我公司被盗的产品都是成品,合格率都是90%以上的。
5、被害人全某的陈述,证实其是昌某公司法定代表人兼董事长,2015年10月13日10时至16时,我在我公司盘点仓库时发现20多个放置货物的箱子是空的。通过调取监控,我发现10月10日22时许四名男子进入我公司仓库搬走了货物。经核对,我公司丢失了J100后壳半成品14800个,每个价值3.78元;J5008后壳半成品6900个,每个价值5.06元;G7200后壳半成品7550个,每个价值8.9元;J100中壳完成品16420个,每个价值9.37元;N9008V后壳完成品3400个,每个价值6.41元;J500F后壳完成品9300个,每个价值4.59元;G5308中壳完成品11580个,每个价值12.98元;N9008V镶有铝板的中壳完成品21600个,每个价值34.58元;总计价值1273626元。
6、证人李某1的证言,证实其是鼎元公司外驻在因塔思公司的职工,因塔思公司交给我公司的注塑件和辅助资材都是良品,我公司组装后送回因塔思公司。我公司主要是干组装,辅助资料装斜了、歪了可以重装,所以不合格产品的数量很微小,良品合格率都是90%以上。我公司丢失了6000多个三星手机壳配件,主要是J100,其中带后桥的J100(REAR)大约4000个。
7、证人胡某的证言,证实其是因塔思公司资材部主任,我负责向合作公司发放组装用的辅助材料,这些辅助资材经我们检验,都是良品。
8、证人闫某的证言,证实其是因塔思公司组装部出库担当,我公司交给合作公司的注塑料都是经过检验合格的良品。
9、证人徐某的证言,证实其是因塔思公司品质部门担当,负责检验鼎元公司供应给我公司的加工品,流程为每四至五箱抽一箱,每箱抽125件,发现有一件不合格产品,抽检的这一箱就得返检,返检的产品由鼎元公司拉走。2015年8月份,鼎元公司送检加工品主要是J100。
10、证人刘某的证言,证实其是因塔思公司营业部门科长,我公司与鼎元公司合作四、五年了,这几年鼎元公司的合格率一般都在90%以上。鼎元公司的加工原料是我公司提供的,都是良品。鼎元公司的大部分返品经过返修,还可以修好,成为良品。周厚泉是营业部门的一个组长,负责G360产品入库工作,不负责J100的相关工作。
11、现场勘验笔录、现场平面示意图、现场照片,证实案发现场北闸口镇正营开发区昌某公司的有关情况。
12、关于三星手机壳价格鉴定结论书,证实经天津市津南区价格认证中心鉴定,2500个J100-GH98-36088A三星手机壳的价值为人民币18225元,343个J100-GH98-36088C三星手机壳的价值为人民币2494元,1132个J100-GH98-36101C三星手机壳的价值为人民币8252元;14800个J100-GH98-36516A三星牌手机壳的价值为人民币55944元。
13、前科材料,证实2000年被告人宋江伟因犯盗窃罪被河南省社旗县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千元。
14、产品说明,证实鼎元公司出具内容为“我天津鼎元电子有限公司被盗的所有手机配件产品,当初都是由因塔思提供的注塑件和辅助材料,这些产品都是良品,我公司对上述的注塑件和辅助资料进行纯手工组装加工,加工后送回因塔思进行检验,报检出现不合格产品,期间这些产品注塑件和辅助资料没有任何损坏,可拉回公司进行重新组装后仍为良品,继续送回因塔思进行纳品”的产品说明一份。
15、产品入/出库凭证,证实2015年8月9日鼎元公司产品的入、出库情况。
16、鼎元丢失产品明细,证实因塔思公司称鼎元公司丢失J100等产品共计6610个,总合计人民币91584.12元,含税金额107153.42元。
17、昌某出入库明细,证实昌某公司称其被盗J100等产品共计91550个,结款金额人民币902321.8元,增值税人民币153394.71元。
18、德邦物流货运单据,证实2015年8月10日、10月5日、10月11日,被告人张绍岐化名“李磊”三次通过德邦物流将窃得的赃物邮寄给位于广东省深圳市的被告人谭立辉。
19、借记卡账户历史明细清单,证实被告人张绍岐名下的借记卡于2015年10月5日收到他行汇入的人民币9330元,于10月11日收到他行汇入的人民币11140元。
20、中国农业银行天津市分行交易明细,证实2015年8月10日,被告人张绍岐使用的中国农业银行银行卡收到超级网银汇入的人民币27650元。
21、事由书,证实昌某公司出具内容为“我昌某丢失半成品3种……在我工程工艺上已经属于待销售产品……”的事由书一份。
22、在逃人员登记信息表,证实2015年10月22日,公安机关将犯罪嫌疑人谭立辉、陈某列为在逃人员。
23、视频资料,证实因塔思公司、昌某公司监控记录的被告人张绍岐等人盗窃二公司财物的过程。
24、因塔思公司出具的证明,证实2015年8月初因塔思公司内被盗J100产品为鼎元公司所有。
25、鼎元公司出具的证明,证实2015年8月初在因塔思公司内被盗J100产品为鼎元公司所有。
26、鼎元公司出具的申请书,证实鼎元公司对被告人周厚泉表示谅解。
27、鼎元公司出具的收据,证实2016年7月3日,鼎元公司收到被告人周厚泉赔偿款人民币55000元。
28、因塔思公司出具的证明,证实2015年8月在因塔思公司丢失的J100产品为鼎元公司所有。
29、鼎元公司出具的赔偿及谅解协议书,证实鼎元公司对被告人张绍岐表示谅解。
30、收款条,证实2016年8月24日赵某收到被告人张绍岐的家属赔偿款人民币50000元。
31、昌某公司出具的谅解书,证实昌某公司出具内容为“2015年10月中旬我公司仓库被盗手机壳等产品,公安津南分局于2015年10月份将犯罪嫌疑人张绍岐等人抓获。张绍岐被抓获后其家属积极到我公司进行赔礼道歉并给予经济赔偿,挽回了我公司的经济损失,故我公司对张绍岐的盗窃行为予以谅解,不要求追究张绍岐的任何法律责任”的谅解书一份。
以上证据经原审法院庭审质证,证据均系司法机关依法取得,能相互印证证明本案事实,对证据的证明效力予以确认。
原审法院根据本案事实及证据,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四条,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三百一十二条第一款,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第七十二条第一款、第三款,第七十三条第二款、第三款,第七十六条,第六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七十七条,第二百七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犯罪所得收益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第一款第(二)项的规定,判决:一、被告人张绍岐犯盗窃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三万五千元,于判决生效后一个月内缴纳;被告人宋江伟犯盗窃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五千元,于判决生效后一个月内缴纳;被告人周厚泉犯盗窃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于判决生效后一个月内缴纳。在缓刑考验期内,依法实行社区矫正;被告人雷宝柱犯盗窃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二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二千元,于判决生效后一个月内缴纳;被告人谭立辉犯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万元,于判决生效后一个月内缴纳;被告人宋江伟、雷宝柱、谭立辉违法所得财物,依法予以追缴。
原审被告人宋江伟以量刑过重为由,提出上诉。
原审被告人谭立辉以量刑过重为由,提出上诉,请求二审法院对其从轻处罚,其辩护人认为,上诉人谭立辉第一次收购行为不能认定为一次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犯罪,因此上诉人的行为不属于“情节严重”,一审判决对上诉人谭立辉量刑过重,请求二审法院对其从轻处罚,适用缓刑。
天津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意见:本案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一审判决定性准确,量刑适当,建议二审法院依法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经审理查明,原审法院对认定本案犯罪事实的证据当庭质证,证据的来源合法,内容客观真实,各证据之间互有关联性,能证实本案事实。据此,本院对原审法院判决认定的犯罪事实和证据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上诉人宋江伟、原审被告人张绍岐、周厚泉、雷宝柱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分别结伙秘密窃取他人财物,其中原审被告人张绍岐多次盗窃,数额巨大,上诉人宋江伟及原审被告人周厚泉、雷宝柱盗窃数额较大,其行为均已构成盗窃罪,属共同犯罪。上诉人谭立辉明知是犯罪所得的赃物,为牟利而收购三次,且价值总额达到五万元以上,情节严重,其行为已构成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依法均应予惩处。针对上诉人宋江伟所提上诉理由,经查,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四条规定,盗窃公私财物,数额较大的,或者多次盗窃、入户盗窃、携带凶器盗窃、扒窃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数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原审法院根据上诉人的犯罪事实、犯罪数额,对其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量刑在法定幅度之内,并无不当。针对上诉人谭立辉所提上诉理由及其辩护人所提辩护意见,经查,在涉案的第一起犯罪事实中,上诉人谭立辉将赃款汇入原审被告人张绍岐指定的银行账户,后谭立辉确实收到了该批赃物,虽然其事后因为该批赃物质量存在问题而将赃物退回张绍岐,但其犯罪行为已达既遂状态,故上诉人谭立辉的辩护人关于其第一次收购赃物的行为不构成犯罪,其不属于情节严重的辩护意见无事实及法律依据,本院不予采纳,但该起事后退回赃物的行为可做量刑情节酌情予以考虑,同时综合考量上诉人谭立辉系初犯、偶犯,具有认罪悔罪表现,可依法对其适用缓刑。综上,原审判决认定的主要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准确,审判程序合法。上诉人宋江伟所提上诉理由无事实及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上诉人谭立辉的所提上诉理由及其辩护人所提量刑过重、建议二审法院对上诉人从轻处罚的辩护意见,本院予以支持。天津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关于本案定罪意见正确,本院予以采纳。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四条,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三百一十二条第一款,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第七十二条第一款、第三款,第七十三条第二款、第三款,第七十六条,第六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七十七条,第二百七十九条,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犯罪所得收益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维持天津市津南区人民法院(2016)津0112刑初213号刑事判决第一项中对上诉人宋江伟及原审被告人张绍岐、周厚泉、雷宝柱的定罪量刑及第二项,即一、被告人张绍岐犯盗窃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三万五千元,于判决生效后一个月内缴纳;被告人宋江伟犯盗窃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五千元,于判决生效后一个月内缴纳;被告人周厚泉犯盗窃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于判决生效后一个月内缴纳。在缓刑考验期内,依法实行社区矫正;被告人雷宝柱犯盗窃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二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二千元,于判决生效后一个月内缴纳;二、被告人宋江伟、雷宝柱、谭立辉违法所得财物,依法予以追缴;
二、撤销天津市津南区人民法院(2016)津0112刑初213号刑事判决第一项中对上诉人谭立辉的定罪量刑,即被告人谭立辉犯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万元,于判决生效后一个月内缴纳;
三、上诉人谭立辉犯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万元,于判决生效后一个月内缴纳。在缓刑考验期内,依法实行社区矫正。
(缓刑考验期限,从本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钟 彬
审 判 员  张玉军
代理审判员  宋 菲

二〇一七年三月三日
书 记 员  车怡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