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裁判文书 > 裁判文书详情

【标题】王琴与建湖县民政局行政确认一审行政裁定书

【案由】行政

江苏省建湖县人民法院
行 政 裁 定 书
(2014)建行初字第0024号
原告王琴,居民。
委托代理人吕汉超,男。
被告建湖县民政局,住所地建湖县向阳东路。
法定代表人张进,该局局长。
委托代理人张俊生。
委托代理人接道云。
第三人张宏才,居民。
原告王琴诉被告建湖县民政局、第三人张宏才要求确认婚姻登记行为违法一案,于2014年6月24日向本院提起诉讼。本院当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4年7月31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王琴的委托代理人吕汉超,被告建湖县民政局的委托代理人张俊生、接道云,第三人张宏才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2014年4月22日,被告建湖县民政局根据第三人张宏才的申请,为第三人张宏才与案外人刘士凤办理了婚姻登记。被告建湖县民政局于答辩期内向本院提交了作出该具体行政行为的证据如下:
1、第三人张宏才与案外人刘士凤的结婚登记审查处理表一份;
2、申请结婚登记声明书二份;
3、结婚登记告知单一份;
4、双方的身份证复印件及户口薄复印件。
5、第三人张宏才与原告王琴的离婚判决书一份及案外人刘士凤与肖洪忠的法院调解离婚的调解书一份;
以上证据拟证明被告建湖县民政局为第三人张宏才与案外人刘士凤办理结婚登记时进行了依法审查,并履行法定程序,没有任何违法行为。
法律依据:
1、《婚姻法》第二章第五条、第十条;
2、《婚姻登记条例》第二章第六条;
3、《江苏省婚姻登记工作规范》第五章第二十三条。
原告王琴诉称,建湖县人民法院(2013)建民初字第1314号民事判决书判决原告王琴与第三人张宏才离婚,原告王琴对该案提起上诉期间,第三人张宏才到被告建湖县民政局处与另一女子登记结婚。被告建湖县民政局对第三人张宏才进行婚姻登记时,未认真审查其提交的申请材料,错误地为其进行再婚登记。原告认为被告建湖县民政局这一行为侵害原告合法权益,违背《婚姻法》一夫一妻制原则,请求法院确认被告建湖县民政局为第三人张宏才在二审判决生效之前的婚姻登记行为违法。原告王琴未向本院提交相关证据。
被告建湖县民政局辩称,1、原告王琴陈述的事实不准确,态度不慎重,对第三人张宏才办理结婚登记一事存在多处错误认识;2、原告王琴的要求缺乏法律依据,不合法。第三人张宏才的婚姻登记材料齐全,程序合法,其个人向被告隐瞒事实,在原告王琴上诉期间与他人登记再婚,一切法律责任应由第三人张宏才个人承担。因此,原告王琴对事实认定不准确,问题界定错误,要求不合法,理应驳回。被告建湖县民政局在为第三人张宏才办理婚姻登记行为过程中材料审查严格,符合法律规定,程序规范合法,请求法院驳回原告王琴的诉讼请求。
第三人张宏才在庭审中述称,第三人在与原告王琴离婚案件上诉期间,与案外人刘士凤登记结婚是事实。在上诉期间,原告王琴将第三人张宏才的财产全部转移,第三人没有生活来源,需要到银行申请贷款。因申请贷款需要结婚登记,第三人才与另一女子登记结婚。第三人张宏才与原告王琴在2014年元月经法院判决离婚,原告王琴上诉,第三人张宏才于2014年4月22日与案外人刘士凤登记结婚,能够按照要求提交被告建湖县民政局要求提供的材料,进行了结婚登记。二审法院在5月份作出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2014年5月23日第三人张宏才收到中院判决书。后来第三人张宏才咨询他人,得知离婚案件二审期间办理结婚登记不合法,于是第三人就在2014年5月又与刘士凤离婚了。在收到二审判决书后,第三人张宏才与刘士凤在2014年5月26日又重新登记结婚。第三人张宏才未向法庭提交相关证据材料。
庭审中,原告王琴对被告建湖县民政局提交的证据的真实性、关联性无异议,但对证据2有异议,认为第三人张宏才存在隐瞒事实的情况,但是被告建湖县民政局未尽详细审查义务,造成违法登记;第三人张宏才对被告建湖县民政局提交的证据无异议。本院认为,被告建湖县民政局提交的证据1-5,能够证明被告建湖县民政局进行婚姻登记的程序合法,其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根据以上采信的证据及各方当事人在庭审中的陈述、答辩认定以下事实:原告王琴与第三人张宏才于2008年登记结婚,2014年1月6日,经建湖县人民法院(2013)建民初字第1314号民事判决书判决准予第三人张宏才与原告王琴离婚。原告王琴对该判决不服,向盐城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2014年4月22日,第三人张宏才与案外人刘士凤在被告建湖县民政局处登记结婚,2014年5月16日协议离婚。2014年5月19日,盐城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第三人张宏才与案外人刘士凤于2014年5月26日再次登记结婚。原告王琴认为,其二审上诉期间,离婚判决尚未生效,被告建湖县民政局未经审查就给第三人张宏才与案外人刘士凤办理婚姻登记,违反《婚姻法》规定,因此被告建湖县民政局未经审查在二审上诉期间为第三人张宏才进行婚姻登记的行为违法,遂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
在法庭辩论中,当事人围绕本案争议焦点:1、被告建湖县民政局为本案第三人张宏才与案外人刘士凤办理婚姻登记的行为是否合法;2、该婚姻登记行为是否侵害原告王琴的合法权益进行了辩论。
原告王琴认为,被告建湖县民政局的审查义务,一个是对婚姻登记申请人的审查,还有一个自身的审查。在婚姻登记系统中,被告建湖县民政局就应该看到第三人张宏才与原告王琴的婚姻登记情况,应该对原告王琴个人了解详细情况,故被告建湖县民政局登记不合法。由于被告建湖县民政局的婚姻登记行为违法,造成第三人张宏才重婚,明显违反了《婚姻法》的一夫一妻制原则,至于有无造成原告王琴的实际损失,原告没有主张经济赔偿,所以不提及。
被告建湖县民政局认为,被告建湖县民政局从第三人张宏才提供的申请材料中详细了解了第三人张宏才的婚姻情况并进行了一系列详细的告知,至于第三人张宏才的婚姻判决书是否生效,被告建湖县民政局只有询问申请人张宏才,被告作为登记机关无法通过其他渠道知道,所有应该被告审查的都已经审查,故被告建湖县民政局的登记行为没有任何的违法。因此不存在被告建湖县民政局的婚姻登记行为侵害原告王琴的合法权益一说。
第三人张宏才认为,在第三人张宏才与原告王琴离婚案件的二审庭审中,二审法官询问原告王琴对离婚有无异议,原告王琴明确表示没有异议。原告王琴上诉是在财产分割及子女抚养上有争议,所以第三人张宏才认为在原告王琴上诉期间本人再次登记结婚是可以的,没有侵害原告王琴的合法权益。
本院认为,根据国务院《婚姻登记条例》第四条第一款的规定:“内地居民结婚,男女双方应当共同到一方当事人常住户口所在地的婚姻登记机关办理结婚登记。”本案第三人张宏才的常住户口所在地在建湖,被告建湖县民政局作为建湖县辖区范围内的婚姻登记机关,具有受理婚姻登记申请并办理结婚登记的法定职权。《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二款第(六)项规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对下列行为不服提起诉讼的,不属于人民法院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六)对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权利义务不产生实际影响的行为。”本案中,被告建湖县民政局对第三人张宏才提交的申请材料未经严格审查核实,在原告王琴与第三人张宏才离婚一案二审上诉期间,依据尚未生效的一审法院离婚判决为第三人张宏才与案外人刘士凤办理婚姻登记,该行为确实欠妥。但第三人张宏才发现其2014年4月22日与他人的婚姻登记不当后,于2014年5月16日即又协议离婚,在二审判决生效后,才又重新办理结婚登记。原告王琴对一审离婚判决的财产分割等事项提起上诉,并未对准予离婚的判决提出异议,且二审法院驳回其上诉,维持原判。原告王琴亦未提供证据证明第三人张宏才在离婚案件二审期间与他人进行结婚登记的行为对其权利义务产生实际影响。综上,被告建湖县民政局依据申请为第三人张宏才与案外人刘士凤办理婚姻登记的行为虽存在瑕疵,但对原告王琴的权利义务并未产生实际影响,因此原告王琴的起诉不属于人民法院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其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四十一条第(四)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二款第(六)项、第四十四条第一款第(十一)项的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原告王琴的起诉。
如不服本裁定,可在裁定书送达之日起十日内提起上诉,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递交上诉状副本,上诉于江苏省盐城市中级人民法院。同时根据《诉讼费用交纳办法》的有关规定,向该院交纳上诉案件受理费。(上诉法院账号40×××21,收款人:盐城市财政局,开户银行:市农行中汇支行。)
审 判 长  管维文
审 判 员  曾书明
人民陪审员  张洪庆
二〇一四年九月十八日
书 记 员  杨钰玲
附录法律条文
1、《婚姻法》
第五条结婚必须男女双方完全自愿,不许任何一方对他方加以强迫或任何第三者加以干涉。
第十条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婚姻无效:
(一)重婚的;
(二)有禁止结婚的亲属关系的;
(三)婚前患有医学上认为不应当结婚的疾病,婚后尚未治愈的;
(四)未到法定婚龄的。
2、《婚姻登记条例》
第四条内地居民结婚,男女双方应当共同到一方当事人常住户口所在地的婚姻登记机关办理结婚登记。
中国公民同外国人在中国内地结婚的,内地居民同香港居民、澳门居民、台湾居民、华侨在中国内地结婚的,男女双方应当共同到内地居民常住户口所在地的婚姻登记机关办理结婚登记。
第六条办理结婚登记的当事人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婚姻登记机关不予登记:
(一)未到法定结婚年龄的;
(二)非双方自愿的;
(三)一方或者双方已有配偶的;
(四)属于直系血亲或者三代以内旁系血亲的;
(五)患有医学上认为不应当结婚的疾病的。
3、《江苏省婚姻登记工作规范》
第二十三条婚姻登记员受理结婚登记申请,一般应当按照初审-受理-审查-登记(发证)的程序进行。
(一)初审。查验双方当事人提交的证件和证明材料,请当事人阅读《结婚登记告知单》(附件1),并签字。
(二)受理。确认当事人提供的材料齐全、规范后,符合登记条件的,填写《申请结婚登记声明书》(填写规范见附件2)。对不符合登记条件的,要出具《不予办理结婚登记通知单》。告知当事人不予登记的理由,以及当事人申请行政复议和提起行政诉讼的权利和时限。并将当事人提交的证件和证明材料全部退还当事人。
当事人宣读本人的《申请结婚登记声明书》(盲人、聋哑人除外,但婚姻登记员应当在备注栏作相应的文字记录),并在《申请结婚登记声明书》上签名或者按指纹。婚姻登记员监誓并签名。
《申请结婚登记声明书》的内容应与当事人的身份证件一致。户口簿和身份证上的身份证号码一个已经升位,另一个没有升位的,按照升位后的号码填写;军人身份证件号填写证件号全称。日期使用阿拉伯数字。
(三)审查。婚姻登记员对当事人提交的证件、证明材料和声明进行审查并询问相关情况。
对当事人表述不确定或迟疑的,应当进一步询问或视具体情况单独与其交流,发现当事人不是自愿结婚或隐瞒真实情况的,应当终止办理程序。
对于正常交流有困难的当事人,如聋哑人,应当请当事人的亲友与婚姻登记员进行交流和证明其真实情况,同时出具书面证明材料存档。
对重度、极重度智力低下,当事人不具有婚姻意识能力的和重型精神病,病情发作期有攻击危害行为的,登记机关不予登记。
经审查,符合结婚条件的,填写《结婚登记审查处理表》(填写规范见附件3)。(四)登记(发证)。婚姻登记员填写结婚证(填写规范见附件4)。经认真核对、检查,确认无误后,向双方当事人颁发结婚证(颁证程序见附件5)。
4、《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四十一条提起诉讼应当符合下列条件:
(一)原告是认为具体行政行为侵犯其合法权益的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
(二)有明确的被告;
(三)有具体的诉讼请求和事实根据;
(四)属于人民法院受案范围和受诉人民法院管辖。
5、《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一条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对具有国家行政职权的机关和组织及其工作人员的行政行为不服,依法提起诉讼的,属于人民法院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
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对下列行为不服提起诉讼的,不属于人民法院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
(一)行政诉讼法第十二条规定的行为;
(二)公安、国家安全等机关依照刑事诉讼法的明确授权实施的行为;
(三)调解行为以及法律规定的仲裁行为;
(四)不具有强制力的行政指导行为;
(五)驳回当事人对行政行为提起申诉的重复处理行为;
(六)对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权利义务不产生实际影响的行为。
第四十四条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裁定不予受理;已经受理的,裁定驳回起诉:
(一)请求事项不属于行政审判权限范围的;
(二)起诉人无原告诉讼主体资格的;
(三)起诉人错列被告且拒绝变更的;
(四)法律规定必须由法定或者指定代理人、代表人为诉讼行为,未由法定或者指定代理人、代表人为诉讼行为的;
(五)由诉讼代理人代为起诉,其代理不符合法定要求的;
(六)起诉超过法定期限且无正当理由的;
(七)法律、法规规定行政复议为提起诉讼必经程序而未申请复议的;
(八)起诉人重复起诉的;
(九)已撤回起诉,无正当理由再行起诉的;
(十)诉讼标的为生效判决的效力所羁束的;
(十一)起诉不具备其他法定要件的。
前款所列情形可以补正或者更正的,人民法院应当指定期间责令补正或者更正;在指定期间已经补正或者更正的,应当依法受理。